• 2012-09-25一夜秋凉 - []

    我想念北京的秋天,一夜雨后骤然冷秋的秋天。

    要说起来,北京真正的秋季不过两三周。之前是迟 迟不愿离去的暑热,之后是迫不及待入侵的冬寒。 每年我的秋装总是还来不及穿就过季了。那湛蓝的 天和澄黄的银杏叶能深深印在我脑海里,恐怕不是 因为常见,反倒是出于它们短暂的存在吧。

    有天半夜上山看星星,星空很美,银河清晰可见, 仿佛漂浮在头顶的丝带。很幸运地看到三颗流星, 却忽然悲从中来,想起了离去的亲人,想起了《狮 子王》的片段,老狮王对辛巴说: “你看夜空中闪 烁的繁星,他们就是那些死去的国王们。有一天我 也会到那上面去,但我将永远俯视着你,指引你生 活的方向。”其实相比于天堂和基督的救赎,我更 喜欢这个故事。永恒又如何呢?没有人间的爱恨情 仇,即使在天堂,也不过是无尽的虚空。

    早上和妈妈短暂地聊天,汇报了昨天面试还不错的 情况。没想到妈妈没有特别兴奋,反倒是拐弯抹角 说着在美国工作固然好,回来也不错啊。我一时竟 不知道是该高兴,还是该难过了。

    我一直以为自己最思乡的部分应该是胃,最割舍不掉的是“舌尖上的中国”。最近食欲却越来越差,反而一说起中文就没完没了停不下来。

    我多希望TEMPE可以一夜间凉下来,可是TEMPE不会,因为她毕竟不是北京。

  • 2011-09-18秋天的冒险 - []

        北京的秋天时常能让我望得出神。

        难得的清澈的蓝天,微凉的空气,和毫不吝啬的阳光,风吹过干燥的树叶发出的沙沙声,都是老天给这个城市,给奋斗了整个夏天的人们的一份礼物,而稍微放慢脚步,放松呼吸,这份礼物就立刻在你面前展现。于是我便总是一边打着喷嚏,一边擦着鼻涕,一边感叹秋天的美好。甚至觉得不出去走走,简直愧对苍天:)

        秋风吹落叶,是北方才能一见的美景。是个南方四年的大学生活,再次生活在北方,顿感秋天之爽朗。记得高中唯一一次做图书馆管理员时,翻着国家地理杂志的插图,被一幅对翻页的照片吸引住,拍的是十月吉林延边的落叶林,漫山遍野的黄叶、红叶,层层叠叠。我马上告诉自己,这个地方一定要去!大学第二年时终于实现了“延边六人行”,在韩式榻榻米的宾馆,一边泡露天温泉,一边欣赏长白山的落日。“指着杂志插页便能集结三五好友去旅行的意气”会不会也像夕阳一样,渐渐湮没呢?

        从8月开始,身边的朋友上班的上班,出国的出国,开学的开学,似乎只有我原地止步。就好像一个打包好的旅行者,目的地就在眼前,却不知道怎么出发。想起一句很喜欢的话,说“只要出发,就会达到”。是啊,只要启程,就会停不下来,即使遇到困难,一路上总会得到很多帮助。就像09年的秋天,我一个人去了台湾花莲,一路搭车搭上太鲁阁,戴着安全帽,走在几天前还有游客被落石砸伤的悬崖栈道。

        想想自己做过的“荒唐事”,都不禁佩服自己的胆量。再一次机会,我大概不会把自己扔在“凌晨大雪中的波兰小站货运办公室”。可是人生啊,无论如何小心,也逃避不了无法预知的风险。一个人无论善恶,美丑,成就大小,皆是父母生养,一生短短几十年,固然应该拼尽全力奋斗,却不该自视甚高,以为无法被替代。人的一生也如四季轮替,春天出生,夏天繁盛,秋天收获,冬天陨殁,然后在自己腐烂的躯体上,新的生命又成长了起来。

        我现在走的路,不知道是对是错,有时甚至不知道是为了谁而走。它是众多美丽岔路中的一条,通向一个有蓝天的地方。我相信其实同一个人,无论走上哪一条路,都会到达一样的终点,只是路上风景不同罢了。而这个久违的北方的秋天,是多么适合启程啊!

  • 2010-01-20一起去旅行 - []

    2009年8月-2010年1月之间的边旅行边拍摄的小东西

  • 2009-12-15图书馆二三事 - []

    2009年在世新大学图书馆拍摄的好友陈怡静

  • 2009-12-06选举现场 - []

    2009年拍摄的台湾新竹县县市长选举,选前夜的最后造势。